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快好省2.0智慧数据库资源配置人财物势

实事求是2.0真间实气度新六轴三段十八维实现美丽中国药典弯道超车药品标准科学跨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药典节能减排方案 中国方案多快好省2.0 美丽中国药典梦梁贵键 中国药典梦 梁贵键 液色迷人感恩心责任肩 美丽中国药典梦 美丽中国药典弯道超车 实事求是创新发展案例 中国药品标准科学跨越 药物临床试验科学跨越 聪明人用笨办法做事情 美丽中国药典节能减排 美国药典委员会 空军总医院一期临床 空军总医院治多汗症 实事求是知不易行更难 战斗力标准是什么?敢打打硬仗能胜打大仗 敢打打硬仗能胜打大仗 战斗力标准敢打必胜 中国药典节能减排方案

网易考拉推荐

捍卫原则就是捍卫最大利益  

2014-06-17 09:4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捍卫原则就是捍卫最大利益

 从20岁大学毕业到现在,我的职业生涯快30年了,一边做事一边思考人生——最简单的表述就是寻求生命的意义。每个人都会思考人生的意义,但是很少得到答案,甚至会越想越迷茫。我基本上想清楚了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人活着就是为了追求生命意义和生命价值的最大化,重要的是要找到这种追求的合适方式和载体。

  被上帝拣选
  内心深处总有一种声音:你是与众不同的,是来承担责任的,是负有使命的。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支撑小时候那种强烈自我意识的觉醒。
  1983年我大学毕业后回到了老家的《沧州日报》。很难说这就是人生最理想的工作岗位,人走向社会后会经历各种不同的人生际遇,关键在于怎么用好这些际遇。我的方式是不管碰到了什么都会认真对待它,你认真对待它,它就会给你价值。我还能记得刚工作时候的美好感觉,几乎能听到自己进步过程中飞翔的速度,就像麦子拔节的感觉。
  我曾问过柳传志那一代的成功企业家。在那个年代,能真实地活着就已不易,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已经很奢侈了,所以会非常认真。但做着做着,上的台阶越高,看得越远,想法也越来越大,责任感也越来越强。他们这代人基本是这么一个过程。而我们这代人,从小就想着人生意义这样的东西,这可能是受时代、家庭环境的影响,当然也与性格有关。我在家里是老小,衣食无忧,所有跟自身利益相关的事都不用我考虑,在别人看来,我就是爱“想入非非”。
  我从小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想做最好的,想要追求最好的,而且没有什么东西能动摇我的想法,这可能是与生俱来的东西。记得大约是10岁左右的时候,有一天我从家走着去上学,一边走一边想:我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跟别人换,包括我的外表,但是我的内心世界跟谁都不换。后来与信基督教的朋友聊天,他说这就是某种“被上帝拣选”的感觉,你内心深处会有那么一个声音:你是与众不同的,你是来承担责任的,你是负有使命的。

  我是真的想
  如果有人挡着你,不让你过去,挡你一辈子,你就老死在这儿,这只能说明你不是认真的。如果是认真的就必须对自己想的东西负责任,就必须付出艰苦的努力去实现,不然就不如不想。
  我63年出生,小时候恰好遇上一个打倒一切、砸烂一切、蔑视一切的时代。而那个时代留给我的正资产,就是什么都敢想。很多人一开始可能也是什么都敢想,但也就是想想而已,但我是认真的,因为如果你不认真就变成一种自欺欺人了,没人要求你非要这样想,既然你真的这样想,就必须对自己想要的东西负责任,付出艰苦的努力去实现,不然就不如不想。
  一开始做记者,我觉得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因为你可以天天和那些杰出人士打交道。研究生毕业后到《经济日报》评论部,一呆就是六七年,那更是一个高手云集的地方。我也不闲着,不停地有各种想法,还特别认真地写过一个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的方案,当时经济日报的总编辑范敬宜还高度重视,做了一个很长的批示;后来想办一张专门为民营企业服务的报纸,但这些都没有落地,就是不停地想,不停地折腾。
  在那个时候,《中国企业家》杂志在经济日报社是一个特别令人头疼的地方,就那么一点人打成一锅粥,经营上难以为继。够资格的人都不愿去,我就有了一个机会。我过去负责的时候33岁,可以说是无知之勇。但无知之所以还能够“勇”,是因为自己对媒体市场化的基本趋势和逻辑看得比较清楚,有把握事物本质的一种自信。我最基本的判断是:好的思想和信息产品应该是非常值钱的,当时之所以不值钱,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进入市场,没有找到与市场良性互动的最佳方式。
  我习惯于只做自己认为最有价值的事情,因为生命有限;你认为有价值,就能不怕困难,进步也会非常快。我到《中国企业家》,当时很多人说我跳进了一个“火坑”,但我没觉得有那么可怕,反而觉得那是一个“炼丹炉”。《中国企业家》是我独掌的第一个平台,那个时候甚至我还不知道《财富》和《福布斯》到底是怎么回事。别人对我说,应该有一个中国的《财富》。我说为什么《中国企业家》不是?谁比我们更应该是?有谁挡着我们吗?中国有那么大的需求等在那里,如果做不到除了自己无能之外,还有别的理由吗?没有理由!那就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嘛!
  那时《中外管理》杨沛霆老先生的官产学结合的培训做得特别好,我觉得《中国企业家》也应该做这种培训和论坛,我就混入他的会场去偷艺。实际上如果你真有想法,你对你的想法是认真的,就会发现其实没什么难的。
  在体制内做创业的事情其实障碍多了,但障碍不就是等着你去挑战、去超越的吗?上面一直说要出精品,但整个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正好妨碍你朝那个方向发展,那你要不要朝那儿走?既然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只能想办法去面对,去突破。如果有人挡着你,不让你过去,你就一辈子老死在这儿,这只能说明你不是认真的。如果一切条件都具备,一切都准备好了,还需要你吗?
  在体制内创业付出很多,回报不成比例,经常有人为我抱屈,觉得不值得,但这就要看你要什么了。我追求梦想,实现梦想本身就是回报,所以我有很强的幸福感。在《中国企业家》杂志,如果我能够在做事的界面上无限地延伸放大,利益回报我不在乎。即便我创造一万元的价值,自己只能得到一元,我也能实现财务自由。你创造的价值你能得到多少,这还不要紧,最要紧的是你到底有能力、有机会创造多大的价值。
  制度创新可以给人很大的空间,但现在的制度创新很难往前走太快太远。这是个人选择的问题。选择了在体制内,就要认同。你千辛万苦,创造的价值跟你无关,你认不认?认就干。不认,也没有人一定让你在那儿干。所以我从来不抱怨。
  《中国企业家》的事业做到今天不容易,这里面有上上下下、来来去去的很多人的心血。原本想等改制完了之后再把重心转移,有一个良好的制度安排,能保证《中国企业家》按照一个正确的逻辑不断延伸,但后来发现这么做的时间成本太高了。
  我觉得不能再等。关于“正和岛”的想法,我从1999年就开始酝酿,各种条件不断成熟。如今,整个社会包括我要服务的人群对于互联网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所以我必须行动了。当然,我今天说“正和岛”的理念,很多人还是听不懂,能听懂的也觉得这个事太难,但我觉得没什么,没有大的意外就一定会成功,我看到的是一种逻辑的必然。
  有些人说我疯了。《中国企业家》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还在不断进步,改制虽然慢,但也看得到,我却净身出门。但这个事我已看得太清楚了,还有理由再浪费时间吗?   

  打造一个安全可信赖的社交圈
  在正和岛的平台上,对原则本身的捍卫,就是对利益的最大捍卫,没有任何必要做妥协。
  正和岛的使命就是“通过互联网建立并经营标准,推动这个世界成为互利共赢的世界”。前半句是商业模式,后半句是价值观。这话听起来大得像个笑话,我准备用十年的时间把这个“笑话”变成现实。
  马云说得很清楚:了不起的企业一定是通过为社会解决问题而创造商业价值。在追求解决社会问题的同时,又能找到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市场就愿意为你买单,这样,你就在承担责任的同时实现了巨大的商业价值。如果解决社会问题与商业模式不能统一,那就做NGO;能统一,就是马云的另外一句话:公益的心态,商业的手法。
  正和岛这个平台,就是要把古人“千金买宅,万金买邻”的理念落到实处,让那些愿意通过走正道追求成功的力量汇聚起来,不断延伸和放大,让更多的人这样想,这样追求。现在大家普遍感觉谁不要脸,谁就更能成功;谁不问是非,谁就更能挣到钱。但实际上,真正了不起的长远的成功者,尤其是能够把成功和幸福统一起来的人,都是把是非放在前面的人。谁都不傻,通过伤害别人获得自己的利益,时间长了,你一边伤害别人,别人还给你送钱?这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
  正和岛要吸引和凝聚的,都是通过走正道取得成功的人,以及认真希望这样做的人。所以第一个阶段,大概五年左右,正和岛主要为以企业家为主的决策人群服务,主要客户群是各类企业总经理以上的负责人;平台将采用实名制、会员制、收费制、邀请制的方式,不相信这种价值观的人,可以远离,即便进来也会被剔除出去。正和岛的数据库会非常精准,最简单的描述就是“安全可信赖的决策者社交平台”——在这里大家会觉得很安全,很舒服,可以用最少的时间获得最大的价值,不断提升他的判断力、决策力和领导力。因为中国最有判断力和最有行动力的人都在这里,这个平台推送给他们的东西也是源于大家;另外大家可以随时随地的交流,普通的问题大家相互之间就解决了,特别的问题找最合适的人来回答。所以,正和岛商业模式的第一个基础是会员费。这个模式的前提是巨大的信任,这种信任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门槛。
  当正和岛的人群在这个平台上聚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以有第二种收入模式——广告,我们会严格筛选广告客户。第三层商业模式是高端的团购和高端的个性化定制。在这个平台上,一旦把信任成本最高的人群的信任积聚起来,商业的拓展空间将是无限的。
  在正和岛,对价值原则本身的捍卫,就是对商业利益的最大捍卫,没有任何必要做妥协。何况我们起点比较高,更没有理由为了一些眼前的利益去牺牲原则。刚做《中国企业家》的时候,一个好朋友提醒我说:东华,你现在吃的是市场饭了,就不要那么理想主义。他说了两句非常经典的话:当真理和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立即把真理扔掉;当贞操和生存发生冲突的时候,立即把贞操扔掉。我觉得他说得非常有道理。然后我问他:有多少人是因为真的活不下去了才放弃贞操的?我看没几个。大部分人是因为禁不住一点点压力和诱惑就放弃真理,放弃贞操,然后还说自己是被迫的。这个年代不愁吃、不愁穿,没有生存之忧,有的仅仅是一点诱惑和压力,如果你并不知道什么对自己是最重要的,你就能为自己的放弃找到一万条理由。
  正和岛的业务模式和商业模式是非常清晰的,朋友们也认为我做这个事是最合适的。其实,每个人心里都对生活有一个美好的想象,都有一座自己希望的正和岛,就像一个理想国一样,只是一直没能在现实世界找到。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来临,今天出现这样一个平台的条件终于初步具备了。我们的思路是先把各种健康的力量从高端聚集起来,然后逐渐向中低端延伸;先在网上聚集起来,然后逐渐向现实生活延伸。

  宗教是桥,自我修炼也是桥
  静修、内修是一种修炼,可以修炼到什么都不怕,坐在那里架起一座从此岸到彼岸的桥梁;如果一边行动一边修炼,内修外练结合,也能架起这样一座桥梁,那不是更好吗?
  生命中有无数个死亡的门槛,每个门槛前都有累累尸骨。问题是,你想死在哪里?最高的生命境界就是肉身也许会死在一个地方,但他的精神可以无限穿越。
  对使命感有了更深理解的时候你就不怕死了,因为你把握了生命的基本逻辑。这个世界是无限的,一个人不管你走到哪儿,走多远,把使命完成了,也只是个分号,甚至连分号也算不上。有一次我在飞机上,对使命和生死一下子释然了,脑海里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让自己哑然失笑,这句话就是:我乐于随时接受上帝对我的工作调动。也许你觉得自己正在做的事很了不起,社会也很需要,但上帝可能有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做,那么你把现在做的事情交给别人就行了,上帝也许让你用另外一个形态承担另外一种更重要的责任。所以我每一天都会觉得很快乐,因为我在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每一天都在接近自己定义的生命的最高目标、终极意义,也许永远也到达不了,因为完美的境界只存在于逻辑中,但是没关系,因为过程本身就是幸福的。我修炼到今天,对生命已经比较达观。
  我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但我不可能成为哪一个宗教的信徒。因为我认为强大的信仰完全可以源于自己的内心。宗教解决的最基本的问题之一就是如何面对死亡:所有宗教都告诉人们你不会死,只会到另外一个地方。宗教其实是要架起一座桥,对我来说,这不是通向彼岸的唯一途径,也可以通过自己的人生修炼来完成。另外,宗教这座“桥”如今已经被弄得很复杂了,进去有可能迷路。而我是属于比较较真的人,更愿意相信能够被证明的东西。
  我喜欢相信简单而美好的东西,相信了,就幸福了;做到了,就成功了。而相信的过程中受的骗,做到的过程中吃的苦,就是人生修炼的必要课程,就是人生之所以如此丰富、精彩、厚重的原因。[本文由《中欧商业评论》资深编辑张春燕根据采访整理而成]

  刘东华,1983年毕业于河北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1990年毕业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获法学硕士学位。1996年下半年任《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总编辑,后任社长,把《中国企业家》打造为中国一流的商业媒体,并创办中国企业家俱乐部。2010年12月辞去《中国企业家》杂志社长职务,2011年创办“安全可信赖的决策者社交平台”正和岛。


来源  (1)捍卫原则就是捍卫最大利益_正和岛刘东华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