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快好省2.0智慧数据库资源配置人财物势

实事求是2.0真间实气度新六轴三段十八维实现美丽中国药典弯道超车药品标准科学跨越

 
 
 

日志

 
 
关于我

中国药典节能减排方案 中国方案多快好省2.0 美丽中国药典梦梁贵键 中国药典梦 梁贵键 液色迷人感恩心责任肩 美丽中国药典梦 美丽中国药典弯道超车 实事求是创新发展案例 中国药品标准科学跨越 药物临床试验科学跨越 聪明人用笨办法做事情 美丽中国药典节能减排 美国药典委员会 空军总医院一期临床 空军总医院治多汗症 实事求是知不易行更难 战斗力标准是什么?敢打打硬仗能胜打大仗 敢打打硬仗能胜打大仗 战斗力标准敢打必胜 中国药典节能减排方案

网易考拉推荐

多维度把握战斗力标准  

2015-11-09 16:08:25|  分类: 战斗力标准是什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维度把握战斗力标准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张自廉  时间:2015-11-05

    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和运用,战斗力及战斗力诸要素受到深刻的影响并发生了显著变化。多角度、全方位地理解和把握信息时代战斗力标准的真谛,对于保证战斗力标准在各项建设和工作中树起来、落下去,促进战斗力的生成具有重要意义。

    理论之维:溯源于唯物史观的真理标准

    战斗力标准是对军事活动客观规律的深刻揭示,在理论上直接根植于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具有很强的一致性。一是检验标准同源。唯物史观认为:实践,是认识主体发现、检验并确定认识客体具有真理性的中介、方法和途径,其外在形式为人类在改造和利用自然中的主观能动行为。战斗力是军事实践活动中主体能力的抽象,它所反映的是军事实践中最基本的关系,即战争主体与客体的关系,标志着人类对战争的认识和控制程度。因此,军人提高战斗力的实践活动,是军队质量建设最基本的实践活动,与“实践标准”中的实践同属人类实践范畴。二是检验对象同类。唯物史观实践标准中的真理,是人类对于客观事物及其规律的主观反映,属于思想意识范畴。战斗力标准的检验对象是有关军队建设的思想、观念、理论,以及在思想、观念、理论指导下形成的军队建设的方针、政策、计划、措施、制度等,所有这些都属于主观意识范畴,同实践标准的检验对象是一致的。三是检验方法同质。唯物史观实践标准检验人们的认识是否符合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要靠实践结果来判断。战斗力标准检验和评价军事实践活动的社会意义和安全价值的大小,也必须依据实践结果。由此可见,战斗力标准是辩证唯物主义实践标准在军事领域的深化和具体化,是统领军事建设和改革的真理标准。

    时代之维:聚焦于强军目标的根本标准

    军队因战争而产生,为打仗而存在。一支军队战斗力强弱,直接关系民族兴衰和国家存亡。从古埃及诞生人类历史上第一支专门意义上的军队以来,世界上曾出现过不计其数的军队,其中能称得上强大的,凭借的不是数量规模、武器先进和表面上的威风凛凛,更不是自我吹嘘,而是在血雨腥风中的殊死拼杀,面对强敌的勇敢顽强,攻必取,守必固。历史证明,强军之“强”,不是自封和自我感觉的,必须靠“能打胜仗”来赢得。而实现“能打胜仗”的目标,只能靠战时充分发挥出的整体优势战斗力。战时这种整体的优势战斗力不会凭空产生,只能靠平时日积月累踏踏实实的建设。这就要求,建设的目的、标准、工作指导思想和作风,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工作的检验标准等,必须都向提高战斗力、形成对敌整体战斗力优势聚焦。北宋王朝的军队规模堪称当时世界最大,常备军有百万之众,但北宋存续的160多年间,与金交战81场只胜一次,与契丹交战30场只胜两场。取得如此“战绩”的根本原因,是北宋统治者的建军理念出现了严重偏差,军队建设的战斗力标准受到怀疑和动摇,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防范武将图谋不轨、犯上作乱上,以牺牲军队战斗力为代价,最终导致王朝覆灭。由此可见,战斗力标准既是实现强军目标的核心要求,也是衡量强军目标实现与否的根本标准。

  系统之维: 适用于不同要素的全局标准

    军队战斗力由人员、武器装备、军事理论、体制编制等基本要素构成。各战斗力要素通过政治教育、军事训练、行政管理和综合保障的有机黏合而实现多种要素功能,但一个军队整体战斗力,并不是单个战斗力要素功能的总和。一支实力强悍的部队,没有远距离投送手段,不能及时输送到前线投入作战,它的实际效用等于零;一架隐身、机动、续航性能卓越的作战飞机,如果没有预警手段的保障支援,无异于一个又聋又瞎、被动挨打的“靶标”;武器装备再先进,如果听不到指令、看不到对手,差不多等同于摆设。所以,单个战斗力要素的功能只能作为检验本要素方面的标准而不能代表整体战斗力,单个战斗力要素的功能必须放在体系中评估,战斗力标准必须是评估不同战斗力要素聚合效能的系统标准。这就要求,战斗力建设必须从全局着眼、从全局把握,不仅要力求使每一件武器精致轻便可靠耐用、每一个单兵矫健熟练机智神勇、每一个组合默契高效得心应手,尤其要按照未来信息化战争的要求,使军队人员、结构和装备体系等战斗力要素比例适当、布局合理、呼应通畅,进而形成重点突出、相互策应的体系作战能力。与此相对应,作为检验军队一切工作的标准,就只能是全局战斗力标准,而不是某一单位、某一战斗力要素的局部战斗力标准。

    实践之维:着眼于综合评估的唯一标准

    随着军队改革的深入推进,军队建设的实践活动日趋多样,对实践活动进行评价的多种具体工作标准应运而生。在军队建设过程中,战斗力标准和具体工作标准对实践活动的目标、过程及其结局共同发挥调节和检验作用,构成了军队建设的评价体系。战斗力标准和具体工作标准在对实践活动的共同作用中互为条件、相辅相成,但同时又存在着明显差异。在功能作用方面,军队建设评价体系中的各种具体工作标准是检验各项具体工作的直接标准。虽然各项具体工作都是为提高战斗力服务,但由于许多工作的成果并不直接体现为战斗力的提高,需要有一个转化过程,所以衡量这些具体工作的标准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工作评价标准,不具有唯一性标准的功能。战斗力标准在对军事训练、日常战备等军队建设最根本的活动进行直接检验的同时,又对按具体工作标准获得的成果进行间接评价。不难看出,在评价标准的功能作用方面,战斗力标准是具体工作标准的统领,具体工作标准是战斗力标准的补充。在适用范围方面,具体工作标准只是衡量某项具体工作的价值尺度,只具有各自的特殊意义,对某项工作的检验,最终要靠战斗力标准,要看是否有利于提高战斗力。战斗力标准与具体工作标准在功能作用和适用范围上的这种明显差异,决定了战斗力标准是对军队建设和改革中一切工作进行综合检验评估的唯一标准。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